七月《LIFE》精彩专题

2011-09-16 14:43: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周莉:内心丰盛 清欢自持   

                                                    采访、撰文/田堃


 

 

      和周莉的采访地点约在了纺织城艺术区她的工作室里。路上曾想象着见面时刻的场景:当我踏入工作室,周莉正在痴痴作画,双手沾满涂料,一缕青丝漫不经心地垂落下来……谁知,见面时周莉已备好茶水。全然不是不修边幅的模样,一身抹胸印花连衣裙,落落大方。一杯清茶饮尽,采访就在窗明几净的工作室开始了。

 画画是骨子里向往的事情

      “因为我们经常举办艺术类的活动,但不是你想象中那么严肃的艺术类活动,我们有一群比较爱玩的女性朋友,常在一起聊天、画画。我们都很喜欢DIY首饰、服装,就想着应该有个地方可以来展示我们的DIY成果。所以,现在就有了这个地方。”周莉饶有兴致地为我们介绍她的工作室,离开北京、上海、深圳的她回到西安,选择忠于自己心灵的声音,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渴望那种特别充裕的生活:想画画的时候画画,想写文章的时候写文章,想和家人聊天的时候就可以聊天,这是我特别理想的生活状态。我不想每天从我睁开眼睛到闭上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工作,人生的意义不知道在哪。”

      周莉认为女性就是独立的,应该在社会上有自己的声音。爱情和家庭不能代表女性的全部。“我身边兴趣相投的朋友,都是有家庭、有孩子、有工作,但是不会放弃心中的理想,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的人。”像周莉这样的女子很多,她们共同构成了当代社会语境下女性独立精神的范本。

      尽管办网站、办杂志,忙的不亦乐乎,但是周莉坦言画画才是骨子里最向往的事情。“画画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想画的时候就自然去画了,不想画的时候,可以停下来,没有人拿着鞭子背后赶着你非得去画。它遵循内心的释放,这是一种感性的东西。当你画不下去的时候,画出来的都是垃圾,你自己很快就会把它撕掉。”以前因为工作关系常常从一个城市穿梭到另一个城市,在不同的住处周莉都会准备着整套国画、油画的设备,有时候可能一幅画只动了一两笔,明天就得出差离开,再回来就是一个月之后了。成家之后,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周莉用更热烈的颜色、积极的文字表达着对生命的眷恋。“当你面对孩子那张纯真的脸,那双清澈的眼睛,以及她对你的依恋,你会更热爱生活,你会更深的了解到什么是爱。你愿意去承担生活中的困苦,也愿意去挖掘生命中的美好。”正因为如此,绘画成为周莉内心与世界对话的纯粹表达。

故乡是一枚印章

     与文艺沾染的人,故乡与童年是交融流淌在血液里的情愫,散不去抹不开。五岁前的周莉住在四川的外婆家,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才将周莉接到青海。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周莉的小学换过五个学校。直到五年级下半学期才在陕西的一个县城稳定下来。尽管如此,父亲依旧常年不在家中,母亲也需上班。这段时间的周莉已经学着开始扫地、洗衣服等家务。有时候母亲去看望父亲就将她和弟弟托邻居看管几天。周莉说,环境造成了她从小就很独立的性格。被问及这样的经历是否带来了故乡概念的缺失,周莉说,“故乡的概念一定有的,它像一枚印章盖在我们心里。故乡是骨子里的东西,你会永远记得你是哪里人,哪怕你在这里待得时间非常短暂。尽管五岁之后和父母去过很多城市,但会永远记得自己是四川人。不管走到哪里,只要听到别人讲四川话,就会特别亲切。”

      周莉说每隔三、四年的时间就会回四川一次,去年带自己的孩子回去了。“为什么我会带她回去?我想让她怀有故乡的印象。故乡的情结,我想谁都会有。它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人是需要有根的,不管身在何处,都要知道你的根在哪?在别人眼里,我从小就在外面生活。可是在我内心里,那里就是我的故乡,我看到他们,看见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会非常开心。”周莉说,看见女儿站在高高地门槛上,在山路上蹒跚迈步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就想起自己可能也是这么大,小小的身影在同样的门槛上站过,在同样的山路上走过。“所以在这里写东西,内心都会变得很丰盛。这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也是故乡才能给我们的。故乡的地理与人文环境是课本不能教给你的。”或许我们每个人一辈子会经过许多城市,但是绝没有任何一座华丽与富庶的城池抵得过故乡给我们烙下得印记。

       时间流淌,采访结束后,周莉站在她的画作旁边留下影像。那热烈的颜色与疏密有致的节奏,正如周莉坚守的人生信条:本真、善良、真诚。灵动娟秀如她,好似一杯杯香茗,需要细细品味。

相关热词搜索:七月《LIFE》精彩专题